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一个儿童向绑架监禁纯爱故事?【大雾


[1]
“吴世勋好像不见了。”
第一个意识到这点的不是平日里跟吴世勋关系最近的金钟仁而是一向不爱说话的都暻秀。
金钟仁听到他说这话,懵懵地从炸鸡盒里抬起脑袋,嘴边糊着一大片粘稠的酱汁。
“啊?谁不见了?”
“白痴。”
都暻秀劈头盖脸地扔了块毛巾给他,转头看其他人。
“今天从早上到现在,谁见过吴世勋?”
院子里十几个小孩你看我我看你,都拨浪鼓似的拼命摇头。
“吴世勋今天是不是压根没来啊?”有小孩提出。
“不对啊,早上我还看到吴世勋跟在老大后面来着。”
“吴世勋是不是嫌巡街累,巡到半路自己偷偷回家了呀?他可娇气了!”
一堆人正叽叽喳喳地猜测着,金钟仁忽然瞥见门口有个人探头探脑地在往这边看。
“诶!门口那个,你谁啊?”
鬼鬼祟祟摸在门口那儿的小孩被金钟仁吓得一激灵,扔下一张纸就撒丫子跑了。
金钟仁走过去捡起那纸瞧了一眼。
“靠,朴灿烈你大爷的!”

[2]
吴世勋确实不见了。
说起来还挺刺激,他被人绑架了。
早上吴小少爷跟往常一样早早地就起床,穿好整套漂亮的小衣服,头发也梳得乖乖的。跟吴姥爷一起吃完早点,他就在门口等金钟仁,跟在他后面去都暻秀家。可惜才走到半路,就被人从后面捂住嘴一揽拉走了。
吴世勋爸妈当年是私奔,气得吴姥爷放出狠话再也不认这个女儿。隔了这些年,吴爸爸做生意钱也挣上了,外孙也长大了,吴姥爷这才松口让吴世勋暑假回来跟他住一个夏天。
吴世勋从小到大住惯了省城,第一次来栖霞村看什么都新鲜。家里只有吴姥爷每天在房里看书看报,他一个小孩无聊的很。正好隔壁金家的小儿子金钟仁跟他年纪相仿,两家又攀着点远亲的关系,他就开始每天跟在金钟仁屁股后面跑来跑去。
村里这堆小孩们都十岁刚出点头,正是最闹腾的年纪。古惑仔电影看多了,暑假里嚷嚷着建起帮派来。起先乱七八糟各种帮派有很多,合并来合并去,到最后只剩下金钟仁带头的“青龙帮”和朴灿烈带头的“白虎帮”。
两个帮派最近热衷于抢地盘,从马路旁的沙石堆抢到水渠边的小凉亭,一个个都被划好了势力范围。两队人每天早晚都要在自己抢到的地盘上巡街,说是巡逻,其实就是排着队故作神气地走过场而已。
到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样没争出个结果来,那就是村委会办公楼前面那块的公共健身器材区。那区地方宽敞,五花八门的器材又是男孩子们最喜欢玩的,所以两方都不愿意轻易让步。
边伯贤一向自诩白虎帮的首席军师,回家看了一堆边爸爸私藏的古惑仔电影之后给朴灿烈出了个鬼主意——绑一个青龙帮的人来威胁金钟仁把那区让给他们。
一群人研究了半天,都觉得新来那个漂漂亮亮的吴家小孩是最好的绑票对象。跟金钟仁每天黏在一起肯定关系顶顶好,看起来人又娇娇弱弱的,还老是慢悠悠走在队伍最后面,特别容易抓,趁着别人没注意捂了嘴巴拉开就成。
说干就干。
吴世勋就这么被掳到了朴灿烈手里。

[3]
金钟仁他们青龙帮的据点是村东口都暻秀家的大院子,这头白虎帮的据点则是村西口朴灿烈家承包的果园。
吴世勋被抓来之后就一直被关在果园角落放杂物的房子里。
朴灿烈起先只随手捡了根麻绳把他手脚绑起来,没想到这小少爷身娇体嫩的,绳子一蹭手腕就红,手腕一红就唔嘤唔嘤地哼唧。朴灿烈看着他水光盈盈的眼睛完全没辙,摸着后脑勺愁了半天,最后把去年生日表姐送他的一条滑滑的花丝巾裁了来绑他。
得,好处还没见到影,成本就已经比山高。
朴灿烈和边伯贤原先想着,吴世勋不见了,金钟仁就会找上门来,没想到一群人在果园里摩拳擦掌等了半天对方还没一点动静。
转眼间中午就到了。
吴世勋哼哼唧唧地朝他小声地喊饿,朴灿烈心想饿着他好像不太厚道,只好从家里偷偷带了点饭菜来给自己的小人质吃。
吴小少爷嘴一扁:“我只吃西兰花的茎。”
吴小少爷嘴又一扁:“我只吃蛋不吃韭菜。”
朴灿烈郁闷到不行,但看着吴世勋唇红齿白的小模样又不好意思骂他,只得耐着心神一点一点帮他掐掉西兰花的花蕾、挑走韭菜炒蛋里的韭菜,用勺子一口一口喂吴世勋吃饭。
边伯贤瞧着稀奇,把朴灿烈拉到一边去打趣:“你干嘛呐?喂猫呐?”
“诶小白,你不觉得他真的像一只小猫么?”
“…”
看着朴灿烈认真的表情,边军师难得地语塞。
“别喂了别喂了,再喂说不定喂出感情来了!”

[4]
边伯贤心里很气恼,青龙帮的组织纪律实在太松散了,这都下午了,居然还没有人发现吴世勋不见了。
绑架吴世勋这事儿照道理应该让金钟仁他们着急上火、上门求饶才对,现在他们在院子里盛着凉好好地吃着炸鸡,朴灿烈赖在房间里逗猫似的逗吴世勋玩,只剩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干着急,这算怎么回事?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边伯贤沉思半晌,叫来一个小弟,让他捎了封绑架信到都暻秀家去。
【臭黑钟,你们青龙帮的吴世勋在我们手里。想救他就来朴家果园谈判。江湖事务江湖解决,是男人就别找大人帮忙。 ——白虎帮】

[5]
“诶,吴小猫。”
吴世勋软软地看他一眼,奶声奶气地回:“我不叫吴小猫,我叫吴世勋。”
朴灿烈没搭理他的纠正。
“吴小猫你从哪里来呀,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我家在省城,放暑假才来这里陪姥爷的。”
“那你暑假完了就回省城了?”
“对啊。”
“那你干嘛跟着金钟仁抢地盘、巡街呀,以后也不呆在这儿,抢地盘有什么用?”
“我不抢地盘,”吴世勋朝他眨巴眼,“我只是想跟着钟仁哥哥。”
朴灿烈郁结。
“黑钟有什么好的?除了打架厉害点…你这么喜欢他?”
“姥爷说,钟仁哥哥家跟我们家是亲戚,他会带我玩、对我好的。而且我刚来,在栖霞村也没别的认识的人。”
“那你现在认识我了呀,我也会对你好的!叫我朴灿烈,啊不对,叫我灿烈哥哥!”
“可是你为什么要抓我…”
“呃…”

[6]
房间里两个人还在有一茬没一茬地讲话,外面忽然间喧闹了起来。
“阿灿?”边伯贤开门进来叫他,“还跟吴小猫玩呐?金钟仁都带人来了!”
吴世勋听到金钟仁的名字眼睛刷地亮起来。
朴灿烈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边伯贤拽到了屋外。
金钟仁带着青龙帮的一堆小孩跟果园里白虎帮的小孩们对峙着。都暻秀跟在他们身后玩游戏机。
“朴灿烈,争地盘就争地盘,你绑架勋勋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叫谋略!你懂个屁!”朴灿烈瞪了他一眼。
“金钟仁,不管怎样,吴世勋现在在我们手上,只要你不跟我们争健身器材区,我们就放人。怎么样?”边伯贤插话。
金钟仁沉吟半晌,气恼地狠踹了旁边的栅栏一脚。
“好。那区以后就归你们了。赶紧把勋勋放出来!”
边伯贤计谋得逞,开心得跟朵花儿一样,乐乐呵呵地进去把吴世勋领了出来。
“勋勋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没事。灿烈哥哥家炒蛋还挺好吃的。”
金钟仁带着吴世勋和人马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果园,留朴灿烈一个人在原地愣神。
赢了地盘,但还是很不爽。

[7]
傍晚,朴灿烈一帮人例行公事地巡完街,一起来了健身器材区玩。正玩得兴起,就看到金钟仁和吴世勋两人吃着零食路过。
“嗨,吴小猫!”
朴灿烈从单杠上跳下来,春风荡漾地跟吴世勋打招呼。
“嗨,灿烈哥哥。”
“要来一起玩吗?”
吴世勋看了看朴灿烈又看了看金钟仁,为难地开口问:“钟仁哥哥可以跟我一起来玩吗?”
朴灿烈咬牙,但还是要在吴小猫面前保持微笑。“行啊~你想带谁来就带谁来~”
吴小猫这下开心了,甜甜地笑成小月牙。
边上一小孩悄悄拉了拉边伯贤的袖子。
“伯贤哥,老大好不容易把这区抢到手,现在让黑钟他们也来玩,这算啥事啊?”
边伯贤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拍拍他肩膀。
“看过香港电影吗?知道什么叫大嫂吗?”


✎ Dear_Nephrite
———End———

评论(13)
热度(75)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