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灿勋/短] 氤氲



“我出去透透气。”


吴世勋从老板娘手里接过外套,走到店外,合上的木门把烤肉店里食客喧闹的声音模模糊糊地隔开来。隐约听见里面又在干杯干杯,为了中浪高中干杯,为了高三一班干杯,为了同学会干杯,到后来再说不出什么新鲜的祝词了,索性只是重复着“干杯干杯”笑闹着。

伸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从兜里掏出了烟盒和打火机。说起来其实他并没有近视,但是研究院的宋前辈说戴着眼镜人显得更专业一些,就索性一直架着这副平光的金丝眼镜。

烤肉店不在主街上,门前路上人不多,偶尔有三两个走过的路人也都是夹紧了大衣低着头行色匆匆。门口几步的地方靠墙搭着一个不高不矮的木台,看起来像是店家用来晒什么食材的地方,他走过去坐下,抽着烟发呆。

“哗——”

身后响起拉开门的声音,烤肉店里大家喧闹的声音刚趁机簇拥着窜出来几分,又立马被再次合上的门困回牢笼。这边吴世勋正专心致志地盯着对面街上坏了一半的霓虹灯发呆,一点没注意到身后的动静。

“抽烟?”

和记忆中一摸一样的低沉嗓音突然在耳畔响起,热气喷涌到后颈,吴世勋一个激灵,松鼠一样缩作一团。回头看过去,果不其然是弯着身子凑过来的朴灿烈。他额前微卷的碎发顺着动作垂下来,浅浅地滑过了吴世勋的额头。

“在抽烟?”

见他发愣,朴灿烈又重复了一遍。

“咳……嗯……”吴世勋有点不自然地往身侧躲了躲,拿着烟的手也一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的样子。

朴灿烈直起腰,双手插在黑色大衣的口袋里。长腿一迈,绕到吴世勋身边坐下,不管不顾地把他挤到了靠墙的位置。

“给我根。”

“嗯……诶?”

朴灿烈从口袋里伸出右手,指了指烟盒,朝他小幅度弯了弯手指,然后立刻把手缩回兜,微微努了努嘴。吴世勋心里觉得朴灿烈这个姿势像是在叫家里养的小猫小狗过来一样,暗自有点不爽,但还是抽出一根烟轻轻塞进他嘴里。

“火。再借个火。”

朴灿烈仿佛吃定了他的脾气,知道他懒得发作,得寸进尺地把脸凑过来,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

吴世勋微微靠向他,一手挡着风一手给他点火。火光闪烁,光影摇曳里两人划过一个不深不浅的对视。

两个人肩并肩抽着烟,烟雾缠绕,小小的角落慢慢变得烟气氤氲。

“干嘛一个人跑到这坐着,看着怪可怜的。”

“……里面闷,出来透透气。”

“我们的好孩子吴世勋,几年没见,变成会偷偷抽烟的坏孩子了呀……什么时候学会抽这个的,嗯?”

朴灿烈还是和高中那时候一样,一句话说完习惯性地在句尾加个语调上扬的“嗯”。低低的嗓音划出浅浅的弧度,听在有心人耳朵里就绕过了百转千回,变成了缠绵暧昧的语气。

“刚进研究院时候……”吴世勋看了他一眼,又继续低头数鞋尖上一道道的纹路,“实验室的前辈带着抽的。”

朴灿烈没接话,气氛沉默了半晌,吴世勋小声补了一句:“我抽得不多的。”

过了片刻,朴灿烈才轻轻笑了起来。

“在研究院压力很大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这种天天忙着跑项目的人才需要借烟消愁呢。”

“一阵一阵吧。闲的时候也没事做,不过最近跟宋前辈一起做的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比平时烦一点。”

“宋前辈?”朴灿烈挑了挑眉,“教你抽烟的那个前辈?”

吴世勋没回话,那就是默认。

“是前辈…还是男朋友?”

吴世勋猛地抬头横了他一眼,朴灿烈顿时放下心来。

“开个玩笑嘛,那么认真……”

朴灿烈把烟气吐出口,才燃过一半的的香烟扔到地上踩灭。

“世勋。”

“?”

吴世勋转头看他,却被他没头没脑地呵了一脸雾气。

“你干嘛啊……幼稚。”

吴世勋想把眼镜摘下来,却被朴灿烈抓住了手。他好像轻声说了句什么。声音太低了,话散落在空气里,只能听到几个破碎的音节。吴世勋微蹙着眉,镜片上雾气还没消褪,视野里只有朴灿烈模糊的轮廓一点点靠近。

嘴唇感受到轻柔温热的触感,只试探般地停留了一刻,马上就分开了。

“世勋,你还喜欢我吧?”

他有点没反应过来,虽然下意识想否认,可是一愣神就错过了反驳的时机,对方又一次靠过来把他抵在墙上亲吻。

这次不是浅尝辄止的轻吻,朴灿烈不再小心翼翼地收敛自己的情绪,灼热的气息像一层一层地波浪扑来,柔软的唇紧紧地压迫着攻城略地,辗转厮磨地追逐着纠缠着。

吴世勋这下是完全怔愣住了,等他回过神,嘴里全是朴灿烈渡过来的淡淡的烟味,他压在他身上的手一点点抓紧,叫嚣着不断升温的占有欲。混乱的气息和猛烈的心跳,就在这一方天地里膨胀开来。

过了好一会儿,朴灿烈终于松开了压着他的手,向后拉开了一点距离,好像这样方便他更好地打量吴世勋似的。

这回是势在必得的确定的语气。

“吴世勋,你还喜欢我。”

面对着朴灿烈笑意盈盈的双眼,吴世勋愈发局促起来,好像猫被踩住了尾巴,又想炸毛又逃不脱,一下一下努力扑腾着。

“谁……谁说的!”

“喂,你们俩,还要在外面呆多久啊?烟瘾还没过足吗?“店门拉开了一条缝,班长从里面探出一颗头发乱糟糟的脑袋,“快点进来,老板娘说帮我们拍合照呢!”

“就来了。”朴灿烈朝门那边摆了摆手。

回头看吴世勋还在那边别扭着,他伸手勾住吴世勋的手指去拉他。

“走吧,偷偷抽烟的坏孩子。”


✏️ Dear_Nephrite
——— End ———

Ps:想着呼吸过度(过度呼吸?)里一个场景写哒

评论(8)
热度(77)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