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请和坏蛋朴灿烈学长谈恋爱


[1]
最近中浪区实验中学初中部的气氛相当不一般。每天一到放学时间,男孩子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从前一下课就呼啦啦往外冲的劲头一点都不剩,反而是磨磨蹭蹭地整理书包恨不得长在教室里不用出去。另一边,女孩子们却是从中午就开始一个个神采奕奕的,三五成群地挤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什么。

这些都是因为高中部新来的转学生朴灿烈。

朴灿烈,高一,理科生。才刚刚转来中浪不到一个月,他的名字已经传遍了整个初中部。

185的高个子、漫画一样的长相、一头完全亮眼的红毛。即使是没见过他的初中生,也知道遇到有这三个特征的人一定就是朴灿烈。

每天一到放学时间,朴灿烈和他一群朋友就会大张旗鼓地跑到初中部校门附近来,举着一些花里胡哨的牌子和横幅拦在路中间。女孩子倒不会被为难,但男孩子一旦被他们堵到,不在“募捐箱”里“捐款”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初二(3)班的金钟仁,初中部很有名气的体育特长生,平时一副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样子。据说他就是因为前段时间不肯捐款被朴灿烈带人狠揍了一顿,到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去探望过他的三班学生力证,金钟仁头上的绷带和右脚的石膏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拆。

关于朴灿烈学长的传言越来越离奇,有人说他初中就参加了黑社会,有人说他根本就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还有人说亲眼见到他打断了一个男生的胳膊…

[2]
初二(1)班的吴世勋,初中部学生会会长,家里有钱成绩好,平时为人处事龟毛又傲娇,大家都偷偷叫他“吴少爷”。

原本吴世勋每天放学都有爸爸妈妈轮流来接,他坐在小轿车里也看到过几次那几个传说中的坏蛋高中生凶神恶煞地围着初中部的学生。每次透过车窗看过去,人群里那个红红的脑袋总是格外显眼。

中浪的初中部和高中部虽然背靠着坐落在一起,但校门却是朝着不同方向的。两个校区中间只隔了食堂边的一道铁质大门,但是那大门平时总是上着锁,初中生们只能在路过的时候假装不在意的样子,透过铁门栅栏间的缝隙偷偷往高中部看。

在初中生心里,高中部总是一个很令人向往的存在。和初中部不同样式的制服,男生们高高的个子,女生们漂亮的妆容,所有的一切都因为那一点点莫名其妙的神秘感而显得格外迷人。

吴世勋虽然在初中部是说一不二的学生会会长,但面对高中生的时候,他也跟所有初中生一样没底气。每次远远地瞥见朴灿烈那群人,他都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坐在小轿车里,不用正面遇到那些坏蛋学长。可偏偏不巧的是,这段时间吴爸爸吴妈妈两个人都要到外地去出差,吴世勋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了。

对于现在身高还只有165、力气约等于女孩子的小弱鸡初中生吴世勋来说,这样的日子可并不好过。

[3]
“嗨!这位同学…”

低低的嗓音在吴世勋身后响起,他僵硬着脖子缓缓转过身,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几米开外那一头跳跃的红毛,吴世勋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完蛋。

朴灿烈眨眨眼,朝面前的小豆丁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阳光和善的微笑,但在吴世勋眼里,这个坏蛋学长满脸都写着“不怀好意”。果然,下一秒朴灿烈就高喊了一声把一堆高中生招呼了过来。

“哇,好白净的小学弟。”

“完全是个小朋友诶!”

“小学弟,抬头看看我们嘛!我们是高中部的学长!”

围着吴世勋的高中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吵闹着,还有人把横幅塞到吴世勋眼前来给他看,可他就是低着头垂着眼睛涨红着脸一句话都不说。最后还是朴灿烈做了一个“看我的”的手势,抱着画满了涂鸦的募捐箱走到了他面前。

185和165的对比是极其惨烈的。吴世勋没有抬头也感觉到朴灿烈就像一座山一样把自己笼罩住,心理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朴灿烈大手一挥,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一下,两下,三下,吴世勋的小心脏也跟着朴灿烈的手劲上下乱撞。他心想,这就是在暗示自己了,再不掏钱大概就要挨揍了。

吴世勋深吸一口气,猛地从裤兜里掏出了原本要用来坐公交车的钱塞到募捐箱,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跑,留下张着嘴刚想说话的朴灿烈愣在原地。

[4]
教学楼楼道。安全。

校门口。安全。

香樟步道。安全。

GS25便利店。安全。

公交车站就在前方!胜利就在前方!

“嗨!这位同学…”

又是这句标志性的开场白。

吴世勋像个被针扎破的小气球,一下子泄光了气——他又双叒叕一次被朴灿烈堵在了路上。

“嗨,同学,又是你!我们真有缘分啊!”

吴世勋一边在心里默默骂了句鬼才跟你有缘分,一边认命地从口袋里掏出钱塞进募捐箱。

“诶诶诶,同学,你每次都不听我讲完话就捐款喔…真有爱心…!”

吴世勋难得地抬起头瞪了一眼拦在身前的红毛大高个,恨恨地掏出另一个口袋里的零花钱再塞进了募捐箱。

坏蛋学长是神仙吗?连他今天出门无意间多带了钱都知道!

等吴世勋走到家,已经快要到晚上七点了。拖着疲惫地身体回到房间里,他慢悠悠打开了电脑登录中浪初中部的学生论坛。

以前吴世勋是不爱玩学生论坛的,因为他觉得这玩意儿既浪费时间又无聊。但自从他发现论坛上有女生建了小组每天发布朴灿烈的动态之后,他已经是论坛四星级成员了。靠着女生们的消息,吴世勋尽力地减少遇见朴灿烈的可能性。

一进到论坛小组,吴世勋就注意到了标红置顶的帖子:“噩耗!灿烈学长的募捐活动于今天正式结束!我们见到学长的机会大大减少了!”

“耶嘿!”吴世勋开心地叫起来,“噌——”地跳到床上兴奋地踢腿。对于女生们来说的噩耗,对于吴世勋来说可就是警报解除的天大好消息。

[5]
吴世勋这几天心情很好。

自从在论坛上看到那个帖子,他已经快一个礼拜没有遇到过那群坏蛋学长了。公交随便坐,零食随便吃,再也不用心惊胆战,再也不用走一个小时路回家,初中生活又恢复了原本的美好。

然而。

“嗨!这位同学…”

吴世勋看着朴灿烈笑眯眯的样子,心里又气又怕。

明明论坛上别的同学都说朴灿烈他们已经不再出现了呀,为什么我还会遇到他?朴灿烈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欺负所以缠上我了呀?要是他一直缠着我,那现在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朴灿烈其实冤枉得很,他今天手里既没有募捐箱也没有横幅,只是放学时间很单纯地路过初中部门口罢了。他看小豆丁皱着眉头瘪着嘴,心情格外不好的样子,刚想上前一步问怎么了,就见吴世勋哇得一声大哭起来。

“诶诶诶,你你你怎么哭了呀…”

朴灿烈从前只知道自己见不得女孩子哭,没想到这回遇到一个哭起来比女孩子更吓人的小豆丁。吴世勋的皮肤生得白,眼眶和鼻子一红显得格外可怜。眼睛里不要钱似的哗啦啦地流眼泪出来,那气势吓得朴灿烈气都不敢喘。

“呜哇——”吴世勋继续尽情地哭着。

朴灿烈听得实在不忍心,一把把吴世勋拉到路边的角落里,弯下腰来小心翼翼地给他擦眼泪。

“你到底怎么了呀?是不是被谁欺负了?跟我说,我可以帮你!”

吴世勋愣了愣,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坏蛋学长,继续哇地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气得打嗝。

夕阳西下,中浪实验中学初中部校门口,令男生们闻风丧胆、令女生们神魂颠倒的高中部朴灿烈学长涨红了脸搂着小豆丁吴世勋的腰,一边好声好气说安慰话,一边不停地给他拍背顺气。

[6]
附坏蛋朴灿烈学长的校园采访VCR:

“Hi!大家好!我是高中部的朴灿烈!你们知道我们火烈鸟乐队吗?我们乐队每周都会在中浪广场上表演喔。不过最近我们经费出了点问题,练习的场地租金不够了,所以来找大家募捐。如果支持我们的话请给我们捐款吧!”

“什么?揍金钟仁?他是我表弟啊…这学期开学的时候出车祸了在住院呢…”

“募捐过程中遇到的奇怪的事么?遇到一个小学弟,白白的矮矮的,长得好漂亮的!他好有爱心,每次都捐给我们很多零花钱,我好喜欢他的!不过后来有一次碰到,他看见我就扑到我怀里哭。不知道被谁欺负了…真可怜…”

“我觉得我应该多去初中部看看他,多照顾照顾他…诶诶诶,没有啦,我才不是想跟他谈恋爱!”


✎ Dear_Nephrite
———End———

评论(4)
热度(72)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