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看什么看,没见过梦游啊!


[1]
“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碎了原本岁月静好的早晨,朴灿烈揪着心爱的小碎花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穿个小裤衩就大剌剌躺在自己身边的男生。

吴世勋有起床气,被吵醒已经是万分的不乐意,被子又让朴灿烈扯走,身上大片皮肤都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起鸡皮疙瘩,他迷迷糊糊没完全醒就踹了朴灿烈一脚。

“大清早的你吊嗓子啊?吵什么吵?”吴世勋揉着眼睛坐起来,不客气地抢过被子裹到自己身上,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是朴灿烈的房间朴灿烈的床,“啊…我上错床了啊。”

朴灿烈觉得自己占理底气足,哼了一声就拉过被角一抽,把被子抢了回来。

吴世勋爱裸睡,上半身半片布也没有。小年轻的没有肌肉,没什么看头,倒是皮肤真是牛奶白,晃眼得朴灿烈都不好意思了,只好又哼了一声把被子又不轻不重地砸回了合租人的身上。

“什么上错床!昨天晚上明明你比我先回房间睡,怎么会半夜摸到我房间里来了?”朴灿烈摆出一副柯南脸,“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合租的时候可是说好的,癖好什么的要先说清楚,不能打扰到彼此的!”

吴世勋原本心里是存了歉意的,被这么一说反倒是来了气,当即横了朴灿烈一眼,没好气地说:“没见过梦游啊!游回去的时候定位出错你以为我愿意啊!不爽你就换地儿住本少爷我不留你!”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光着身子气呼呼跑回房间的样子简直又好气又好笑,明明对方撒了谎怎么反倒弄的跟正义的美少女战士似的?

他郁闷地拿起iPad打开了租房信息网站和《八一八我的极品合租人》天涯帖。

[2]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朴灿烈翻了个身缓缓睁开双眼,下意识去摸了摸边上。

果不其然吴世勋又是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己身边…

经历了这一个多星期的摧残,现在朴灿烈已经能面无表情地应对这种情况了。他把吴世勋当成空气一样自然地换衣服、洗漱然后出门。

现在住的这个房子干净不贵,离朴灿烈工作的地方又近,当初他是花了很多心思才找到了这么满意的地方,哪知道会遇上吴世勋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能代替的房子,朴灿烈只能忍痛继续住下去。还好吴世勋的梦游也没游出什么大情况,只不过每天半夜都会跑到朴灿烈床上继续睡而已,这让起初担心自己睡着睡着会被打死的朴灿烈多少安了点心。

“看来我的房间得再加把锁。”朴灿烈一边排队买鸡蛋饼一边想。

[3]
“吴世勋!”朴灿烈把吴世勋从床上拉起来,瘪着嘴可怜兮兮地说:“你真的不是故意整我么?大爷你行行好放过我好不好…”

吴世勋揉着一头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也有点尴尬。自己的梦游症已经很多年没犯过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搬家之后每天都犯,而且每次都跑到合租人的床上去。

都快一个月了,他试过和朴灿烈换房间睡,试过让朴灿烈换锁加锁,甚至试过让朴灿烈睡到沙发上去一晚上,但无论怎么做,第二天早上自己一定是会在朴灿烈身边醒过来。吴世勋也很郁闷,难道自己太久没谈恋爱…变态了?

脑海里浮现出【大好青年禁欲过久 觊觎室友美色 夜夜爬床为哪般】的狗血标题,吴世勋吓得赶紧猛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能是刚搬过来不习惯,最近一直梦游。你多担待啊…”

“可是…”朴灿烈欲言又止,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红着脸捏着拳头开口,“其实我喜欢男生,你每天跟我睡在一起不太…呃…安全。”

“诶我当什么事呢!没关系没关系,我也喜欢男的…”吴世勋没心没肺地顺口接了句嘴,结果两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咳咳,到底是我的问题,要不我找找房子搬出去吧。”吴世勋不情不愿地摸了摸鼻子。

“不用,不用。你念着书还没工作,哪受得了这么折腾。我已经在找新房子了,等找到我就搬。”

吴世勋本来也不是真心想搬,听到这话立即重重拍了拍朴灿烈的肩膀,一双眼睛bulingbuling地发射“组织相信你”光波。

[4]
夜深人静。

朴灿烈临时接到了改设计稿的电话,只好从被窝里爬起来,泡了杯咖啡盘腿坐到沙发上噼噼啪啪敲打键盘。

“啪嗒——”吴世勋的房里传出声响。

朴灿烈一抬头就看到吴世勋穿着小裤衩走了出来,眼睛虽然睁着但却没有焦点。

“唷,今天穿了这条啊。”

这一个月,朴灿烈已经把吴世勋所有小裤衩都认了个全,恐怕连吴妈妈都达不到这种程度。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憋着声笑了笑。

吴世勋慢悠悠地晃过来坐到沙发上,挨着朴灿烈像小狗一样蹭两蹭就继续睡了。长长的睫毛铺在眼睑上形成两片小小的阴影,小巧红润的嘴唇时不时地一张一合显得乖巧无比。

说实话,吴世勋的长相是极合朴灿烈的胃口的,当初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寂寞的单身青年朴灿烈心里甚至颤了颤。怎奈他一开口朴灿烈就发现这货大少爷脾气,傲娇又毒舌,一口一个本少爷本少爷的,生生把别人那点点旖旎的心思都吓跑了。不过最近两人为梦游这事儿交往多了,朴灿烈反而琢磨出这人一些可爱的性子来。

朴灿烈知道就算自己把他抱回房间,过不多久还是会“游”回来,索性给吴世勋挪了个舒服的姿势。

暖黄色的灯光下,两人的身影依偎在一起,影子投射到窗户上,倒是说不清的温馨。

[5]
“欸?你找到新房子了啊?”

吴世勋把切得丑不拉叽的黄瓜片递给朴灿烈。

“嗯,同事帮忙找到的。虽然不比这里方便,但也不算太远。只是租金稍微贵一些。过两天我再去确认一遍,没问题的话就租了。”

吴世勋无意识地拿起另一根黄瓜切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冒出来的那一点点不舒坦是怎么回事,只好不说话奋力切切切。等朴灿烈转过头来,吴世勋已经又切了三根黄瓜了,小山一样的黄瓜堆快把砧板都埋了。

“诶…切那么多干什么,我们两个人哪吃得完。”

吴世勋这才回过神来,默默放下菜刀嘿嘿干笑着把烂摊子留给了朴灿烈。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晚上,一向好眠的吴世勋居然睡不着了。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是朴灿烈要搬走这件事扰了自己心神。其实朴灿烈真的挺好的,爱干净,做菜又好吃,性格也很照顾人,只不过是个基。不过那有什么,自己不也是么。

等等!怎么又绕到了这里…

吴世勋老脸一红,更加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要不看部电影吧!”

于是三十分钟之后,吴世勋连衣服都顾不得套,脸色惨白地钻到了朴灿烈被子里。恰好朴灿烈也还没睡着,被吴世勋不同往常的架势吓了一跳。

今天吴世勋梦游…好像超速了啊?

朴灿烈看着被子里小心翼翼露出来的小脑袋,立即发觉对方不是在梦游。

“你干嘛呢?不梦游干嘛来我这儿?”

吴世勋慌慌张张地瞄了外面一眼,又迅速钻进被窝里,隔着被子闷声说:“我、我刚刚在看校花的贴身保镖》,吓、吓死我了!”

“噗——你还看这种?”朴灿烈失笑,“那个有什么好怕的?”

“…靠,本少爷我买到了假碟,放出来是恐怖片ಥ_ಥ”

朴灿烈第一次被清醒状态的吴世勋死命抱着,对方滑滑的皮肤和软软的发丝贴在自己身上传来朦胧的痒意,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大好。

“诶,你能不能松手啊。”

吴世勋闻言,反而抱得更紧了:“睡过那么多次了你瞎害羞个什么劲!反正我会爬你床的,早过来晚过来有差么!”

朴灿烈语塞,竟然无法反驳…

-6-
吴世勋一天没课,在自己床上无所事事地滚来滚去扑腾了好久。

想去煮点面吃,路过朴灿烈房间的时候忍不住进去看了看。这个房间基本上已经算是两个人公用的了,朴灿烈知道再多锁也挡不住梦游的吴世勋,索性连平日都不怎么锁门了。

床头立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吴世勋轻轻拍了拍,重得很。朴灿烈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呀…

“其实问题出在我身上,就算朴灿烈走了,换了新室友,问题还是在…而且新室友说不定就没朴灿烈这么好说话了…朴灿烈多好啊,给我做小土豆还帮我盖被子,长得还挺帅…”

吴世勋坐在朴灿烈床上,用他的碎花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个春卷,越想越觉得别放朴灿烈走比较好。

斟酌了半天,他还是掏出手机给朴灿烈发了短信。

【诚招合租人,租金从优。要求爱干净、会做菜、脾气好、有一定的处理梦游室友爬床的经验。姓名为朴灿烈者最佳。】

吴世勋扔开手机又滚了一圈。

很好。不卑不亢,男人本色。


✎ Dear_Nephrite
———End———


PS:睡不着…翻了一圈从前的微博,看来看去还是喜欢这篇梦游,偷偷搬过来。转眼间自己就要毕业了,最近真是有点烦心…想想自己还真是没成长,跟两年前一样一写正经就头痛,只想写写没头脑傻乐小短文ಠ_ಠ 晚安惹。

评论(10)
热度(60)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