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灿勋/娱乐圈] 喜欢你


[1]
周五晚上七点三十,MBS电视台本馆里如往常一般地热闹非凡。尤其是那几个共用化妆间,到处都是化妆的补妆的试衣服换衣服的艺人还有跑来跑去指挥着的工作人员们,场面乱得像打仗一样。

“麻烦让一下让一下!”经纪人金钟大拎着一个塑料袋嚷嚷着从化妆室门口挤进来,好不容易才挤到朴灿烈身边。

“哥?”朴灿烈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地抬起头,脸上虽然已经化了妆但还是看得出气色并不好。

“撑得住吗?”金钟大担忧地摸了摸朴灿烈的额头,温度果然比之前更高了,“要不…我去跟罗PD说一声,这期节目我们就不上了。”

“不,不行。好不容易拜托罗PD给我上Super Show的机会…如果今天表现得好,也许我就能当替补的常驻嘉宾。今天绝对不能出问题!”朴灿烈接过金钟大手里的塑料袋,翻出退烧药和消炎药就着矿泉水咕噜咕噜吞了下去。

“那你等会千万小心着点啊。这节目整起嘉宾来可是出了名的厉害。”

朴灿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给经纪人,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脚步虚浮地跟着其他艺人去了直播厅。

Super Show是MBS的一个老牌综艺节目了,收视率不算多亮眼但也有固定的观看人群支持它继续办下去。节目组每期会找几十个艺人作为出席嘉宾来答题,一题答错就要被节目组恶搞惩罚然后下场。因为看艺人们在惩罚环节里出丑本身就是节目的一大看点,所以节目组总是想尽办法搞得艺人狼狈不堪,也因此,当红的明星们为了自己的形象一般很少会来参加这个节目。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几十个艺人陆陆续续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朴灿烈的位置在第三排第二个,位置不算差,摄像机拍嘉宾席的时候挺容易入镜,朴灿烈心想着金钟大送给罗PD那瓶红酒倒没算浪费。

暖场PD已经开始和观众互动,引导着观众们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制造画面素材。直播厅里光线强得让人眩晕,耳边又是吵吵闹闹的欢呼呐喊声,朴灿烈的头痛更严重了。他猛地晃了晃脑袋,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MC身后墙上的大挂钟上。坐在朴灿烈身边的新人歌手转过头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并没有搭话。

七点五十八…七点五十九…八点整。
直播开始了。

“Super Star,Super Show!欢迎来到这一期Super Show的现场!”两个MC背靠着背喊出节目的口号,开始了这一期节目。

综艺节目的开场总要聊会天做些互动。MC们选了前排几个最近有点话题的艺人聊了些有的没的。朴灿烈没被提问到,但考虑到自己可能入镜了,他还是努力保持着灿烂的笑容作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答题环节就开始了。看在那瓶红酒的份上,罗PD事先透露过前几个问题给金钟大。因为这个缘故,朴灿烈今天虽然状态不好,但还是连续答对了前三题。

“哇,今天前三题就下场的嘉宾真多呢!”

“是呀!让我们看看有哪些艺人顺利留在了舞台上呢?”

男MC眼神滑了一圈,停在了朴灿烈身边。

“赵海丽xi,是上个月才出道的新人歌手呢!长得真像洋娃娃啊!”

赵海丽受宠若惊似的捂嘴笑起来:“大家好,我是新人歌手赵海丽,刚刚推出自己的单曲《Fly》,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女MC接话:“希望海丽xi的单曲能大卖呢!海丽xi旁边的嘉宾…是奇迹少年的前成员朴灿烈呢!现场的观众们知道奇迹少年吗?”

观众席里稀稀疏疏地发出阵阵讨论声。

“奇迹少年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双人偶像组合。我记得我中学那会儿可是很红的呢!是不是呀朴灿烈xi?”

“嗯…有一段时间的人气是不错。”

“十年前奇迹少年突然解散,我记得那时候班级里好多女生都哭得要命呢!朴灿烈xi,可以跟我们说说解散的原因吗?”

“嗯…其实也没什么。当时Kim在练习舞蹈的时候受了伤,他家里希望他出国治疗然后留在国外深造。虽然很可惜,但奇迹少年就只好解散了。”

女MC不客气地追问:“但我记得那时候传出过你和Kim不和甚至大打出手的新闻呢!”

虽然这个问题已经回答了无数次,朴灿烈还是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那时候我们都才十八九岁,性格都有些冲动,的确出现过一些争执…不过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年轻的时候嘛,有点争执总是难免的。”男MC大概觉得这种陈年旧事的话题没什么意思,接过话头插科打诨了几句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回了答题环节上。

接下来几道题,朴灿烈强打着精神半蒙半猜地都答对了。现在嘉宾席上还剩下六个人,只要再答对一两道,就可以进这期节目的前三名,坐到舞台另一边的三人决战席上答题。不仅这期节目里的放送量会大幅度提高,下期节目嘉宾席也会自动留出位置。

“接下来这道题,是一道歌曲题。当红偶像吴世勋的《雨》歌词里'想带你回到40亿年前的世界'的下一句是什么?请在A、B、C三个选项中选出答案!”

吴世勋?雨?想带你回到40亿年前的世界?

朴灿烈努力回想着关于这个名字的信息,隐约只记得曾经在杂志上看到过,吴世勋之前在国外生活,刚回国就被星探看中去时装周当了模特一炮而红,又跨界发了专辑演了部偶像剧。虽然才出道一年多,俨然已经是MC口中的“当红偶像”了。朴灿烈这几年都在综艺圈讨生活,跟吴世勋这种新晋人气偶像根本没有接触的机会,对他的歌也是没有半点了解。

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在答题板上犹豫了半天,最后点兵点将蒙了一个B。

“哇,这题很容易呢。这首歌上半年可是红透半边天啊!正确答案是…A!”

“那我们看一看嘉宾们的回答…只有朴灿烈被淘汰了呀。看来朴灿烈xi以后要多关注后辈的歌曲哦!”

朴灿烈不好意思地朝镜头前吴世勋的粉丝道了个歉,走到第二舞台上接受了在鼓风机前吃辣酱拌面的惩罚。发烧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个折腾,吃了半天面没全部吃完,辣酱倒是被风吹得全糊在了身上。主舞台的MC和摄像导演对这边进展缓慢的惩罚画面早就没了兴趣,朴灿烈踉踉跄跄地被工作人员拉出了直播厅。

“还行吗?”金钟大扶着朴灿烈坐进车里,递了瓶水给他。

朴灿烈转开瓶盖就咕咚咕咚喝了半瓶:“没事…可惜没进前三,下一期不知道还能不能来…”

“没事没事。没了Super Show我们再找别的节目嘛。”金钟大绕到驾驶座上坐好,发动了车子。

车子不快不慢地行驶在街道上,路边的灯光照进车里,在朴灿烈脸上勾画出忽明忽暗的图案。他望向远处的一座高楼,巨大的LED上是一个年轻男人脸部的特写,眉眼漂亮又锋利,眼神虽然漫不经心云淡风轻的样子,却藏着致命的吸引力,即使是同样身为男艺人的朴灿烈也没办法把目光从那张脸上移开。注意到LED的右下角标着SEHUN的字样,朴灿烈微微撇了撇嘴。

“哥,你看,那边就是那个什么人气偶像吴世勋的广告牌吧。刚刚我就是答错了他的歌被淘汰的…”

金钟大张了张嘴想说点安慰的话,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看着后视镜里朴灿烈那张疲惫的脸,金钟大心里也是说不清的难受。

十年前朴灿烈红的时候金钟大还只是奇迹少年的一个小助理,他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时候大街小巷都是他们的歌他们的广告。可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没了人气之后在娱乐圈里打拼真的太辛苦了。每天赶来赶去就为了在综艺节目里露个面,为了多一点放送量接受各种狼狈的惩罚…朴灿烈现在才不过28岁,难道跌倒一次就真的没机会再爬起来了吗?

金钟大心里有些烦闷,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掏出手机刷了刷讯息。

“灿…灿烈!”

“嗯?怎么了?”朴灿烈声音仍旧恹恹的。

“你上热搜榜了!”

“哈?”朴灿烈支起身体地凑到了金钟大边上,手机屏幕里'朴灿烈'三个字赫然躺在实时热搜榜第二名,远远甩开了第三名热度一大截,只比实时热搜第一'吴世勋'热度低一些。

“什么情况啊?”突如其来的关注度连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金钟大点进热搜里看了看,疑惑地转头问:“你认识吴世勋?怎么没听你说过?”

“吴世勋?我不认识啊…”

“那他为什么关注你的Instagram?”

朴灿烈一头雾水地从包里翻出手机打开Instagram,新消息提示栏里已经呈现惊人的爆炸状态。

一下子多了十几万粉丝…

朴灿烈Instagram里最新的帖子还是前几天给自家小狗多芬拍的散步照片,底下留言里一水儿全是“滴——观光合影卡!”“搞不清状况,先fo为敬!”“博主也是艺人吗?是世勋哥哥的好朋友吗?”

“我查了查,听说吴世勋出道以来Instagram关注一直都是零。他的粉丝之前还推测出现关注的话可能要等到他哪天公布恋情…怎么好端端的就关注了你?你要不要回fo啊?”

朴灿烈看着还在不停上升的粉丝数,觉得头痛都好像不那么明显了。他在搜索栏里输了吴世勋的名字,点进他的主页小心翼翼地选了关注。

没有出现预想中互相关注的符号,朴灿烈忽然意识到对方已经取关了自己。

“什么呀,又取关我了。估计之前只是手滑吧…”手指在取消关注的符号上停了许久,思索再三,他还是没再取关吴世勋。毕竟人家是当红偶像,人家关注取关没什么,自己关注又马上取关他的话说不定会被粉丝喷。

金钟大心里吐槽着手得多滑才能关注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艺人,除非吴世勋在偷偷视奸朴灿烈的动态吧,转念又觉得这个猜测完全不靠谱,嘴上就没说什么。反正这件事对朴灿烈来说有利无害,平白增加了许多热度。

“嗡——”

手机来了条短信。金钟大点开来一看,居然是一个大牌电台节目的邀约。

“灿烈,Hi Radio找你后天去做一期临时替补的访问嘉宾诶!你要转运了吧!”

“诶?!!!”

朴灿烈睁大了一双胡桃眼看向车窗,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雨滴在车窗上连出一条条蜿蜒的曲线。透过朦胧的雨帘,他再次看向那块LED大屏幕上吴世勋的脸,心里默默想着,这个人可能不是自己的扫把星而是幸运星也说不定呢。

✎ Dear_Nephrite
———TBC———

评论(6)
热度(70)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