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灿勋/娱乐圈] 喜欢你 C5


[5]
出乎意料之外地,吴世勋入院的第二天向媒体公布的病情居然挺严重:全身多处擦伤,右手臂有骨裂现象,很可能需要在医院休养一到两个月。

虽然公布病情的时候都暻秀没有跟媒体提任何关于电影的事,导演陈之睿方面也没有发出替换主演的消息,但网上关于吴世勋错过新电影的传言还是甚嚣尘上。对于吴世勋的粉丝们来说,自家偶像受伤住院不说还很可能失去了一个大好的合作机会,心里自然是又心疼又不忿。虽然在电台节目里吴世勋说过朴灿烈是他的朋友,但还是有不少粉丝迁怒到他身上。她们组织了一个朴灿烈的anti联盟,每天在网上刷屏,要求他给吴世勋道歉。

金钟大看网上的传言愈演愈烈,生怕朴灿烈这好不容易又有了起色的星途因此夭折,只好通知媒体公开带着他去医院探望吴世勋。

保姆车在医院门口停下,透过车窗就能看到外面挤满了记者和摄像师。朴灿烈深呼吸了两轮,抱紧怀里的花束打开了车门。

“朴灿烈来了!”

记者们一窝蜂涌过来,数十支话筒凑到朴灿烈跟前挤来挤去。

“有爆料称吴世勋是因为和你争执才受的伤,这是真的吗?”

“网上盛传吴世勋因此错过了陈之睿导演的新电影,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你今天来是单纯探病还是要来道歉?”

即便有金钟大一路护着,朴灿烈仍旧被挤得狼狈不堪。他好不容易扶正了自己的帽子,努力作出最最诚恳的表情,清了清嗓子开口。

“吴世勋受伤的时候我的确就在他身边。他摔下楼梯的时候我没能及时拉住他,对此我很抱歉也很自责,但是网上流传的我们发生争执的消息绝对是谣传。今天我是来探望世勋的,希望他的伤早日康复,也希望各位媒体朋友让他有个安静的环境安心养病。谢谢大家!”

说完,在金钟大的掩护下,朴灿烈顺利摆脱了记者一个人来到了VIP病房。

实际上,朴灿烈一出现在医院门口,吴世勋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使唤着守在门口的保镖把病房里的小说、游戏机、零食通通收起来藏好,还用加冰的水洗了好几遍脸。等朴灿烈进门,看到的就是脸色煞白、眉心微蹙、半躺在床上忧郁地看着窗外的他。

露在被子外面的右臂打上了厚厚的石膏,精致的小脸上也有好几处擦伤,红红的伤口衬在雪白的肤色上格外显眼,愈发显得可怜了。

原本还对他的病情存着一丝丝疑心的朴灿烈此刻也是忍不住心疼起来。

“世勋…”

吴世勋转过头来朝他浅浅地笑笑,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灿烈哥,你来看我啦。”

朴灿烈把手里的花放到床头。

“你的伤…”

“没事的,医生说好好治疗和复健的话,伤好之后日常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的。”吴世勋存着个折腾朴灿烈的坏心眼,净捡些有歧义的话把自己的伤说得像是很严重似的,果不其然成功在对方脸上看到了自责的神情。

吴世勋乘热打铁,又接着补刀:“我的伤倒是没关系,只是陈导的新电影我恐怕要错过了。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努力接到这部戏,就能让大家真正看到我演戏的实力,让公司的高层们真正认可我…诶…可能我就是没这个命吧。”

朴灿烈一向最是心软。看他这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心里自动脑补出吴世勋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年轻在娱乐圈打拼,在公司里被经纪人欺负剥削,在外面被大众指摘苛责的悲情故事,表情也跟着他一道变得愁云惨雾的,完全忽略了对方正当红根本惨不到哪儿去的事实。

“世勋,这次都怪我不好。我要是没骗你,要是没逃跑,要是当时抓住了你,你也不会摔成这样。我之前看新闻的时候还以为你摔不出什么伤来…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没事,灿烈哥,你别责怪自己了,这不是你的错。”吴世勋心里窃笑着,面上却完全是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还用没受伤的左手拉住朴灿烈的衣服,让他坐到了自己病床边,“只是我受了伤做什么都不方便,经纪人不愿意来照顾我,保镖又五大三粗下手没轻没重的。我家人都不在这里,完全无亲无故…”

“我来照顾你!”朴灿烈头脑一热,立马揽下活来。

吴世勋眼神一亮。

“灿烈哥,你人真好!”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朴灿烈没当上综艺节目的常驻嘉宾,倒是变成了医院的常驻看护。只要没通告,他就会往医院跑。

朴灿烈很早就从父母家里搬出来一个人住,早就练出一手好厨艺。为了照顾吴世勋,他还特意去买了几本炖汤的料理书,鱼汤骨头汤参鸡汤每次不带重样地做。

虽然医院VIP病房有层层保护,没有许可根本无法进入,但还是有很多粉丝每天都会来医院前台给吴世勋送信和礼物。朴灿烈来探病的次数多了,难免在医院被粉丝偶遇。带着炖汤来探病的照片被粉丝传到网上之后,原本讨厌他的anti粉丝意外地少了很多,反而出现了一批他和吴世勋的CP粉。

十年前朴灿烈红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男男CP的概念,后来不红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八卦的话题度,所以算起来,吴世勋还是他出道多年第一个正儿八经的“绯闻对象”。朴灿烈作为一个网络重度依赖症患者,见到网络上别人提的次数多了心里也产生了好奇,还偷偷到论坛里搜“灿勋”的tag。

看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之后,朴灿烈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连带着平时看吴世勋的眼神都变了样。

笑起来的时候弯成月牙的双眼,端着杯子喝水时微微的滚动的喉结,打点滴的时候被酒精擦拭泛青的血管,睡梦间轻轻闪动的睫毛…原本看着只是想夸一句“长得帅气”的那个人,现在他的一颦一笑每一个小表情都突然前所未有地生动和可爱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慢慢变热人惰怠了,朴灿烈发现最近自己总是看着吴世勋发呆,有时候没有理由地想起对方盘着腿扭来扭去的模样就会自己笑出声来,还有,做关于吴世勋的梦好像也变成了日常。

他琢磨着自己这个感情走向好像不大对,但日子一天天过去,照顾吴世勋这件事做得越来越顺手起来,一天不来反而觉得少了点什么。

吴世勋虽然感觉到朴灿烈哪里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却也没太在意,仍旧整天在他面前哼哼唧唧地装可怜,把他当免费又好用的保姆使唤来使唤去。

“灿烈哥,我要吃苹果!”

“灿烈哥,我要喝巧克力牛奶!”

“灿烈哥,我要玩游戏!”

“灿烈哥,我要上厕所!”

“灿烈哥~”

“灿烈~”

朴灿烈一挥手:“诶!来了来了!”

✎ Dear_Nephrite
———TBC———

评论(9)
热度(55)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