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灿勋/娱乐圈] 喜欢你 C6


[6]
姐姐的同事最近送了一篮据说顶好的苹果来,朴灿烈第一反应居然是赶紧带来给吴世勋尝尝。立在病房外间的水池里洗苹果切苹果的时候,他还在心里默默嘲笑自己真是照顾吴世勋照顾上瘾了。

回到病房里,吴世勋正用左手举着iPad全神贯注地在看点什么。朴灿烈走路轻,都端着切好的苹果走到他身边了吴世勋也完全没意识到。

iPad的屏幕里正在放着一个老视频,连尺寸都还是4:3的比例,清晰度就更不用说了,然而朴灿烈还是一眼认了出来——是十年前奇迹少年解散时的视频。

当时两人前脚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因为发展方向不一致而解散,后脚朴灿烈就被狗仔偷拍到他在化妆间里打了Kim一拳的样子。

当年这个事情一曝光,娱乐圈里立即出现了质疑朴灿烈在组合期间欺压Kim的新闻,外界纷纷猜测这才是奇迹少年解散的真实原因。而Kim在组合解散后彻底退出娱乐圈远走美国的行为更是被当作受到欺压的力证。

虽然朴灿烈当时的经纪人花了好些钱想压下新闻,却被粉丝抓住了痕迹,更被说成是心虚和黑幕。一来二去,朴灿烈的风评渐渐变差,粉丝也大批流失,慢慢变成了一个只能跑一些恶搞综艺和小商演的过气明星。到最后,当时的经纪人也终于放弃了他选择去带更有潜力的新人,朴灿烈身边只剩下金钟大这个一贯交好的助理帮他打点着行程。

“咳咳…”朴灿烈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吴世勋看到朴灿烈站在身后,倒也没觉得被撞见看这个有什么不妥,只是一改平时散漫的样子,用认真的表情直接开口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真的欺负Kim吗?”

不等朴灿烈回答,吴世勋就自己摇了摇头。

“不对,你不是这种人。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但那个传言肯定不是真相。”

朴灿烈一贯不喜欢提陈年旧事,每次被迫做解释都会无法避免地回想起那段难熬的日子。但此刻听到吴世勋这么自然确定的语气相信着自己,对上对方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双眼,他心里忽然有些说不出来的酸楚和感动。想说的话在嘴边兜来转去,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一句“谢谢你”。

换作别人,讲到这里或许就该有眼色地停下这个话题,这才是体贴人的模样。但吴世勋从小到大一直是顺风顺水惯了,进了娱乐圈也是被经纪公司和粉丝捧在手心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不知道“点到即止”四个字怎么写。他看朴灿烈并没有告诉他实情的意思,扔下iPad就跳下床来挨着他吵吵起来。

“这么被冤枉,你为什么不帮自己解释清楚呢?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啊?”

朴灿烈把当年的事藏了这么些年没说出来,自然也有自己的原因。

当年和朴灿烈、Kim一起做练习生的还有一个女孩子许伊,三个人一起练习了几年彼此感情都很好,朴灿烈更是把许伊和Kim当弟弟妹妹看。奇迹少年一炮而红之后公司又组一个女子组合让许伊出道,可没想到她和Kim偷偷谈恋爱还意外怀上了孩子。Kim当时年纪小不懂事,仗着名气还勾搭了别的女艺人,搞得公司焦头烂额。最后收不了场了,家境优渥的Kim干脆撂挑子退出组合跑到国外去,剩下朴灿烈一个人留在娱乐圈里遭受粉丝的质疑。但是为了防止牵连到许伊,朴灿烈又没办法说出组合解散的真正原因,每每做解释的时候只能含糊其词,落到听的人耳朵里,便成了心虚的证明。

即便到了现在,许伊已经退出娱乐圈去了国外生活,朴灿烈也不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

“干嘛不告诉我啊?你不信我吗?”

吴世勋胡搅蛮缠地拖住朴灿烈,手脚并用着就要挂他身上。朴灿烈顾忌着他打着石膏的右手不敢下狠劲,被他扒拉着一前一后直楞楞地倒到床上。

吴世勋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完全忘了什么真相不真相的,他只知道,十年前总是被新闻稿说是含情脉脉的那双大大的杏眼里,此刻正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鬼使神差地,他闭上眼睛昂起头就亲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嘴唇分开的时候两个人似乎还听到了“啵”的一声轻微的声响。

吴世勋愣愣地瞪着朴灿烈看了半晌,脸忽然唰地一下红了个彻底,主动亲上去的人是他,现在受了十足惊吓似的人也是他。

他捡起床头柜上的钱包扔到朴灿烈怀里,猛地转身钻进被窝里,用被子罩住自己的脑袋装死。又隔了一会儿,微哑的声音瓮声瓮气地从被子里传出来。


“喂,我、我能给你钱,假装今天的事没、没发生过么?”

朴灿烈基本上已经属于半呆滞状态了,脑子里还全是对方嘴唇柔软的触感,呃呃啊啊了一阵也没说出点什么来,最后只好把钱包放回原处,逃似的离开了病房。

====

自从那天意外吻到之后,吴世勋和朴灿烈之间的气氛就完全变了样。两个人虽然有默契地都不再提起,但彼此各怀心思,每次见面都在互相偷看着对方。一旦对上眼神或是碰到彼此的身体,两个人都会像被火烫了似的跳开。

虽说气氛是很尴尬,两个人却都没提出让朴灿烈不要继续来医院这种建议。

这天,朴灿烈行程排得满满当当的,原本没打算去医院看吴世勋。晚上过了九点钟终于没有行程了,他开着想在市里略略兜兜风。溜达着溜达着,一抬头自己已经到了医院停车场。

都说建立一个新的习惯要21天,算着日子他倒也的确是养成照顾吴世勋这个奇怪的习惯了。身体就像无意识一般地往这边走,朴灿烈简直觉得自己要想不起以前闲在家里的时候都靠什么在打发时光。

车在停车场里停好,朴灿烈坐在车里发了会呆,最终还是开车离开了医院。

而此时VIP病房里,都暻秀正拿着《自深深处》的剧本在苦口婆心地劝自家小祖宗。

“你打算在医院赖多久!严重骨裂那是说给外面听的,就你那点轻微骨裂哪儿有那么严重啊…你可别再骗我,我都问过主治医师了,他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你的石膏可以拆了吗?干嘛瞒我?虽然陈导那边已经沟通好让你延期进组,但耽误太久总归影响不好…”都暻秀满脸的不解和疑惑,“更何况,你每天这样装可怜折腾朴灿烈你不嫌累啊?图什么啊?”

吴世勋一向是跟别人拌起嘴来能掰出一万种奇怪说法的人,可偏偏这回,他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最初只是气自己在朴灿烈面前毫无形象地摔了个狗啃泥,想要骗他来给自己当免费保姆让自己扳回一城。可是等病真的好了,自己却不愿意承认,也不知道一个劲儿赖在这个病房里是想赖着点什么。

“好啦好啦…那我马上出院进组不就行了…”

吴世勋拉起被子翻身朝着窗外躺下。都暻秀在病房里留了一会儿,看吴世勋一直躺着不说话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就轻手轻脚地关灯离开了房间。

窗户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灯火明灭闪耀,从高处能隐隐约约能看到车流在干道上划出的一道道弧线。江边不知道在办什么活动,沿着整条岸线忽然齐齐放起烟花来。

声音闷响,色彩浓烈。

一瞬间,吴世勋觉得心里好像也有点什么像这烟花一样就要转瞬即逝。他默默地想着,不知道朴灿烈现在会是在哪里。

✎ Dear_Nephrite
———TBC———

评论(13)
热度(54)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