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酱

CHANHUN / / 宇宙 清晨 和你

[灿勋] 夜车


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了。


床边的窗子没关上,风从外面簇拥着钻进来,裹着白日里未褪尽的热意又挟带着一点夏夜青草和雨露的气息。米白色的窗帘被吹得一下一下扬起来,发出布料摩擦的闷闷的声响。鼹鼠形状的小夜灯安静地散发着浅黄色的光,柔柔静静的,十足的招困。

吴世勋在床上哼唧了几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半睁着眼睛摸到床头柜上,手机的锁屏界面还显示着‪19:00‬的闹钟。

白天一个人在垦丁跑来跑去做了一整天观光客,傍晚回到民宿已经累得半死。原本打算‪七点钟‬起来去垦丁大街吃晚饭感受感受这里的夜生活,这倒好,忘记关掉静音模式了,闷头一睡已经是半夜。

“干!”

他照着台湾小青年的口气自言自语地骂了句。


民宿的装潢是从头到尾的自然风,拖鞋在木质楼梯上趿拉着划过,发出一声声微响。楼梯间里漆黑一片,估摸着这个时间民宿老板和其他房客都已经睡了。吴世勋开灯下到一楼,在厨房门口东张西望了一阵,闪身进去。双开门的大冰箱,翻来找去除了些油盐酱醋的调料瓶之外居然只有一个被啃了几口的面包。

吴世勋拿起那个面包看了一眼,嫌弃地丢了回去。肚子再饿也不能这么随便对付。

Google地图上显示离民宿大概两千米的地方有家7-11,瞪着冰箱看了半天,他决定出门去觅食。


民宿在恒春镇的乡下,早些时间还能叫出租车或者等巴士,这会儿路上半个人也见不到。乡下比不得大城市里,晚上都见不着什么灯光,人家也稀疏。吴世勋靠着每隔一段距离立着的路灯照着明,跟着手机软件的导航朝小红点走。

过了一个转角之后,遇上了一个坏了的路灯,那段路就变得格外昏暗。吴世勋其实是有点怕黑的,他一面加快了脚步,一面开始不停地自言自语起来。

小时候吴爸爸和吴妈妈忙着创业老不管他,由着他对着墙自己跟自己玩,时间久了,倒是养出了一个小话唠。人跟前话倒不一定多,可但凡一个人呆着,那股嘟囔劲儿就止不住。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订这么偏的民宿?”

吴世勋踢着石子埋怨。

忽然间,前方的狗叫声让他停住了脚步。吴世勋不怕狗,他家里还养了一只比熊,但在这么个黑咕隆咚见不着人影的大晚上听到十几只狗在前面叫,着实让人有些心慌。

吴世勋猜,自己是遇上当地野狗尬架了。

再走一段就能到地图上那个小红点,可是正前方的“路障”又让人有些忌惮,吴世勋站在路中间犯了愁。


“嘟——嘟——”

背后传来机车的喇叭声。

吴世勋转身看过去,渐渐靠近的车灯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

机车在他身边停下,一条大长腿伸出来支着地。是个高个子男生,穿着格子短袖衬衫和牛仔裤,脸上没什么表情,瞧着有些冷冷酷酷的样子。

“是你?”对方这么开口,嗓音低低的挺好听,可吴世勋却听得一脸茫然。

“我们坐一辆车来的垦丁。”

看吴世勋还是一副懵懵然的样子,对方不紧不慢地继续解释。

“和欣客运,新竹站出发的车,11号座位。”

吴世勋点了点头。

“我就坐在你对面的12号,隔了条过道。”

“喔…”

“你大半夜在这晃荡什么?”

“你不也…”没等吴世勋说完,肚子就很不给力的叫了一声。他捂着肚子有点尴尬。“在找便利店。”

对方笑了笑,嘴角微微上扬,脸色一下子显得柔和许多。

“上车,我载你。”

“…”吴世勋的眉头纠在一起迟疑了一阵。

男生盯着他,勾起嘴角又是一阵笑,眼睛大大亮亮的,眼尾上翘看起来像是泛着桃花,和没表情的时候完全是截然相反的气质。

该死,这人笑起来的样子正是吴世勋最喜欢的那一款。

黑乎乎还有野狗出没的路和一个合心意的大帅哥的机车,吴世勋最终选择了后者。


“我叫朴灿烈。”

“…吴世勋。”


朴灿烈载着他按照导航找过去,Google地图在这里出了点差错,机车拐来拐去找了好久才看到那家早该出现的7-11。

两人面对面坐在便利店里吃中华凉面。朴灿烈还买了好几罐啤酒。

出门的时候吴世勋并没想太多,只是随手从行李里掏出了一件白T和卡其色中裤套上,松松垮垮的,还揉得有点皱。在路上的时候四处都暗暗的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下子曝露在白色的日光灯下,他扭来扭去地有些不自在。

朴灿烈以为他是穿的少嫌便利店的冷气太足了,提议一起到外面去。


果然夏夜还是搭配自然的热风更舒服。两个人并排坐在长椅上喝啤酒,每喝完一罐就捏扁假装投球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便利店的灯光能照到这里,但光线并不充足,明明暗暗的一种模糊暧昧的亮度。光影交错间,从朴灿烈这边看过去,吴世勋高挺的鼻梁和饱满的额骨显得特别迷人。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新竹人吗?”

朴灿烈忽然凑近了盯着吴世勋的脸看,好像想研究出什么特征似的。他有没有研究出吴世勋脸上的特征是不知道,反正吴世勋倒是借着他这一凑近细细看了看朴灿烈的脸。

吴世勋不自觉往后仰了仰,眼睛垂下来看着啤酒罐。

他觉得朴灿烈好像在撩他。

但问题是自己好像被撩得也挺开心。


“不是,来台湾玩而已。”

“一个人?”

“嗯…你呢?”

“来新竹交换一年。这个夏天结束就走了,所以趁着假期来垦丁玩。”

“清华?”

“交大。不过我喜欢去清华吃饭。”朴灿烈喝了口啤酒眯着眼睛朝他笑,“如果你还会回新竹,我带你去清华门口找好吃的,有家叫好味道的牛排店,牛排里配的意面特别好吃。嗯…还有一家蛋糕店卖的奶冻卷也是人间美味。”

吴世勋心想自己应该是不会回新竹了,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应和的。“好啊。”


看不到月亮的夜晚,空气干净又轻薄,抬起头的时候可以看到整条银河悬挂在头顶。朴灿烈和吴世勋一起喝着酒看着天,偶尔对视一眼,各自在心里默默。

啤酒最终会喝完,吴世勋准备回民宿。

朴灿烈说他原本就打算骑着机车乱晃一晚上兜风,往哪儿骑都是骑,可以送他回去。乡下小路上格外安静,只有载着两人的机车引擎声嗡嗡回响着。


“对了,你哪儿来的机车?”

“民宿阿嬷借我的,她儿子的机车。大概是因为我长得帅吧。”

“…你有驾照吗?”

“你怕吗?”


对方的反问,声音里含着笑。

吴世勋坐在车后座看不到朴灿烈的脸,但能想象出来他在笑着的样子。其实第一眼看到他,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还以为是个性格冷淡的人,可是后来他好像一直在对着自己笑呀笑,笑得吴世勋胃里莫名有种沉沉的感觉,心跳也在这个夜里坏了节奏。

没错了,这个人就是在撩他。

而且自己的确被撩得很开心。

这样的认知让吴世勋觉得有点烦躁有点热。


不知道朴灿烈是开错了路还是故意在绕圈子,回去的路格外得长,吴世勋也不说什么。

可恒春毕竟是个小地方,绕来绕去最终还是到了民宿楼下。


“谢谢。”

“小事。”


吴世勋朝里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问。

“那…你接下来去哪儿?”

朴灿烈举起手机看了看,刚过‪凌晨三点‬。

“大概接着骑车随便晃晃吧。早上再回我住的民宿。”

“哦…”

朴灿烈抬起手帮他拉了拉蹿起的袖子褶皱,手指蹭到胳膊的皮肤上,热意一阵阵渡过来。胡桃形状的眼直直地看向他。

“晚安。”


回到民宿房间里,胃里那点沉沉钝钝的感觉没有减轻反而更重了许多,他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的不舒服。

忍不住走到窗口往下望,却看到朴灿烈还在那里站着,此刻正抬头望着窗户这边。

那个身影在星光下看起来模糊而温柔。

明明隔着看不清表情的距离,吴世勋却知道他在朝自己笑。那一秒时间过得好像格外缓慢,看向对方的一眼被拉扯成千万英尺的长度,再回过神来,心跳已经快得自己无法想象。


三步并两步跑下楼,喘着气停在他面前。

“你、你怎么还不走?”

朴灿烈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透着点得意的神色,大眼睛朝他眨啊眨,比背景的星空还要闪耀许多。

“我在猜你会不会忍不住看我。”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某个阀门,两个人之间流动的情愫一下子涌开来。


两个人胡乱接着吻摇摇晃晃上了楼。


背贴在房门上,吴世勋三两下拉开了朴灿烈的衬衫,还腾出空用一副看穿了一切似的表情睨着他。

“你说,你是不是从新竹就开始盯着我了?”

朴灿烈被他那眼瞪得心里麻得要命,只一心想快点把吴世勋拉到床上去。

“是啊。你一上车,就一直盯着你呢。”

“看我帅吧?”

“看你屁股翘。”

“…”吴世勋撇开头表示不满,“闭嘴。” 

朴灿烈掰过他的脸亲上去,这段对话最终隐没在纠缠的亲吻里无疾而终。



后面被和谐了啊哈哈哈…
早上还在想直接发文字版都没被和谐好得意呢😹

贴一个链接叭

https://zine.la/article/fc418efa1b0111e8ab2d00163e0c1eb6/

评论(14)
热度(46)

© 嗯嗯嗯酱 | Powered by LOFTER